“冬病夏治”中央协调各部门根治欠薪顽疾 - 天道自动采集新闻蜘蛛池4.2 "/>
返回首页 原创联播 美丽中国·千城联播

“冬病夏治”中央协调各部门根治欠薪顽疾

点击:71671
  

  “冬病夏治”中央协调各部门根治欠薪顽疾
由过去事后惩罚到如今“未病先防”

  □ 本报记者 张维

  2019年的夏天即将过去。

  这个夏天异常炎热,一如从未有过的治理农民工工资拖欠的热度。一场史无前例的“冬病夏治”,将过去多在临近元旦春节才进行的专项治理,一举提前至欠薪“病症”多未显现出的夏天。

  进入8月,根治欠薪的力度再度加码。8月13日,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就《保障农民工工资支付条例(草案征求意见稿)》公开征求意见。

  8月16日,来自国务院的一个举动更是将欠薪治理推向了一个新的高潮。为进一步加强对根治拖欠农民工工资工作的组织领导和统筹协调,维护广大农民工合法权益,国务院决定成立国务院根治拖欠农民工工资工作领导小组(以下简称领导小组),作为国务院议事协调机构。

  “这不是一般的重视”,中国人民大学博士生导师常凯教授日前在接受《法制日报》记者采访时说,“这说明中央领导已经意识到了根治欠薪的重要性,集全国上下之力量,协调各个部门通力解决,对于欠薪问题的根治而言,从行动上架势已经拉开,从结果上更是志在必得。”

  治理欠薪战报频传

  多地高效解决投诉

  这是一个在治理欠薪上战报频传的夏天,许多农民工都成为夏季行动的受益者。

  江苏省常州市的黄师傅的欠薪问题,就是在这个夏季解决的。“我是真没有想到呀,拿到工资就花了一天的时间!”黄师傅说。

  6月初,黄师傅到江苏省常州市的一家餐饮店做服务员,双方约定试用期工资为每月2500元。19天后,家中突然发生事情,让黄师傅无法继续这份工作,他决定向餐饮店提出辞职。对于已经付出劳动的19天,黄师傅自然希望能够拿到相应的工资。可是,餐饮店却不能认同黄师傅的要求,理由是黄师傅工作根本不满一个月试用期,肯定不能支付工资。双方几经协商,均未能达成一致意见。

  黄师傅随后到常州市劳动监察支队投诉。黄师傅觉得这事的解决肯定没那么简单,总得有一阵子吧。但令他没有想到的是,整件事处理非常高效。

  监察员受理此案后,立即赶到餐饮店,向负责人解释相关法律规定。在监察员的努力下,餐饮店的负责人认识到了其在劳动用工管理方面存在的问题,最终同意按约定支付黄师傅应得的工资。

  从投诉到办结,这起案件仅仅用了一个工作日。该案仅仅是常州市劳动监察支队依法高效维护劳动者合法权益的一个缩影。

  对于劳动监察部门的高效有着同样意外惊喜的还有老刘等8名农民工。他们在安徽省安庆市的机场大道安置房项目中付出了辛苦劳动,却被拖欠工资6.4558万元。今年6月,他们向安庆市人社局提起了投诉。

  安庆市人社部门调查发现,该项目总包单位为中建三局,劳务分包单位为武汉鑫皖通建筑劳务有限公司,木工承包人方某2018年9月与武汉鑫皖通建筑劳务有限公司完成工程款结算,领取工程款34.98万元,但上报农民工工资表时,未将以上农民工列入,形成故意拖欠,并不接农民工电话;在劳动保障监察工作人员调查过程中仍不接电话、不回短信。

  7月26日,安庆市人社局监察人员赴武汉方某住处向其下达《劳动保障监察限期整改指令书》,要求其于7月31日前支付所欠工资,方某未履行。8月9日,安庆市公安局通知方某回宜接受处理,被拖欠的工资终于到位,,方某现场支付了全部拖欠款。

  中央政策不断加码

  未病先防不再被动

  在农民工们“没想到”的背后,是从中央政策的不断加码,到地方落实的不遗余力。

  “农民工一年四季在外打工十分不易,对农民工欠薪不仅违背市场规则,更违背道德良心。各部门各地方必须把保障农民工工资及时足额发放作为大事要事来抓,决不让广大农民工空手回家过年。”今年年初,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国务院常务会议上提出上述要求。

  2019年,是一个重要的时间节点。按照2016年1月发布的《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全面治理拖欠农民工工资问题的意见》:“到2020年,形成制度完备、责任落实、监管有力的治理格局,使拖欠农民工工资问题得到根本遏制,努力实现基本无拖欠。”这意味着治理欠薪领域的攻坚克难必须在今年完成,这是一个有着冲刺期般意义的年份。

  2019年,根治欠薪,也成为了从中央到地方各种政策举措的一个必不可少的关键词。3月,人社部党组召开会议审议根治欠薪工作推进方案,提出根治欠薪具体举措。随后,人社部牵头召开解决企业工资拖欠问题部际联席会议全体会议。6月,人社部在“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中,将治欠保支攻坚行动作为“1+6”专项行动之一,着力抓紧抓好。同时,在人社部门户网站开通“根治欠薪进行时”专栏,开设政策法规、曝光台、欠薪入罪、拖欠农民工工资线索反映、维权渠道、工作动态6个栏目,便捷高效回应农民工关切。

  7月,为实现欠薪隐患早发现、问题早处置,历史陈案早办结,人社部会同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住房城乡建设部、交通运输部、水利部、国资委等部门,从7月16日至8月26日在全国范围内开展为期40天的根治欠薪夏季专项行动。

  对于这场行动何以称为“冬病夏治”?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劳动保障监察局局长王程给出的解释是,“冬病”就是由于每年元旦春节期间是农民工工资结算的高峰期,这就是“病”,我们叫做“冬病”。所谓“夏治”,就是未病先防,坚持把功夫下在平时,强化对企业平时劳动用工和工资支付行为的监管,通过源头和过程的监管,有效预防和解决欠薪行为,防止欠薪在年底集中爆发,扭转年关讨薪难、年年整治年年重演的被动局面。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这场行动拿出的“未病先防”的态度:对欠薪问题抓早抓小,加大日常监察执法的力度,一手抓企业工资支付制度的建设,落实企业工资支付的主体责任;一手抓欠薪隐患和案件处置,防止积累成为积案,把矛盾解决在萌芽状态,减少农民工兄弟越到年底越着急回家,越需要钱、越拿不到钱的这种情况。

  常凯对于这种“未病先防”的做法予以肯定,在他看来,此前一些治理方式还是偏重于事后惩罚,属扬汤止沸而非釜底抽薪。通过推行建筑工人实名制等举措实现建筑业劳资关系的规范化,将对根除欠薪问题,促进劳资关系的和谐与整个社会的长治久安起到关键作用。

  法治保障加快进程

  有的放矢频放硬招

  8月,人社部此前有关将起草《保障农民工工资支付条例》,会同司法部加快出台,为根治拖欠农民工工资问题提供法治保障的表态,离最终落地又大大迈进了一步。

  8月13日,人社部就《保障农民工工资支付条例(草案征求意见稿)》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有望将劳动用工全面实名制、使用农民工需交工资保证金、建立农民工工资专用账户等举措完善并用立法形式确定下来。

  值得注意的是,征求意见稿明确,未根据本条例规定支付农民工工资的,由人社部门责令限期支付并自拖欠之日起按日加付万分之五的利息。逾期不支付的,按拖欠金额百分之五十以上百分之一百以下标准加付赔偿金,并对单位处拖欠金额一倍以上二倍以下的罚款,对法定代表人、实际控制人或主要负责人处二万元以上五万元以下的罚款;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人社部相关负责人表示,2019年要基本实现农民工实名用工、按月发工资、建立农民工工资专用账户全覆盖,到2020年基本实现农民工工资无拖欠。

  此外,8月初,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会同最高人民法院、全国总工会、全国工商联、中国企业联合会/中国企业家协会印发的《关于实施“护薪”行动全力做好拖欠农民工工资争议处理工作的通知》公布,在提高拖欠农民工工资争议仲裁质效方面采取了诸多“超常规措施”。

  据人社部调解仲裁管理司负责人介绍,这些“超常规措施”包括畅通仲裁“绿色通道”、增强案件处理效果、加强仲裁与诉讼衔接等。

  在制度举措越来越细密,越来越严厉,有的放矢的各种“硬招”频频出台的背景下,拖欠农民工工资这个老大难问题有望得以彻底根治。

顶一下
(97025)
踩一下
(63116)
------分隔线----------------------------
------分隔线----------------------------
关于我们  |  本网动态  |  本网服务  |  广告服务  |  版权声明  |  总编邮箱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返回顶部